85岁阿婆独养两智障孙30年 不愿麻烦别人|m a c中国官 - 公司荣誉 - 南充市顺庆区小房子和树婚礼策划部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85岁阿婆独养两智障孙30年 不愿麻烦别人|m a c中国官

编辑:南充市顺庆区小房子和树婚礼策划部时间:2015-07-07 09:45:49阅读次数:2
85岁<a href="http://www.luotian.in" target="_blank">阿</a>婆独养两智障孙30年 不愿麻烦别人想活久点
闽南(微博)7月4日讯 早上六点,阿金又到阳台发呆了。他依然光着身子,披着床单,一头脏兮兮的蓬松长发。

他的弟弟,29岁的阿江,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阿江每天早出晚归,在村里四处闲晃,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在家里看到他。遇着他,有人会请他打游戏机,有人会给他买可乐喝。

这两个憨仔,住在泉州市区城东浔美村。很多年前,村民看到他们还会指指点点议论一番,但如今大家都不这样做了。因为几十年来,只有奶奶郭阿婆独自抚养他们,郭阿婆不喜欢孙子被谈论,大家也就渐渐不说了。

这是村民们的默契,也是对阿婆的敬重。

六分大的菜地,阿婆一锄头一锄头开垦

郭阿婆今年85岁,平时喜欢戴红色头巾,穿花布上衣蓝色布裤,打扮得很精神。

天刚蒙蒙亮,她就起床了。不出意料,小孙子阿江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而大孙子阿金还在地铺上呼呼大睡。自从儿媳妇去世后,阿金便不愿意再睡二楼,只肯睡在郭阿婆房间里,并且坚持要睡在地上。

戴好袖套,郭阿婆将门锁上,准备回老厝。她腰杆笔直,步子走得有点快。路遇去买菜的老厝边,郭阿婆点了下头,稍作示意便离开了。忙碌的一天刚刚开始,她没有闲聊的时间。但还是有厝边叫住她:“叫阿江不要那么晚敲门,吵死人啦。”郭阿婆停了下来,笑着点点头。

老厝已经坍塌,成了危房,只剩下一个厨房还能用,郭阿婆就在这里为孙子准备一日三餐。

没有电,没有灯,土灶的火苗一闪一闪,映照着漆黑的墙壁。趁着熬粥的空隙,郭阿婆绕到老厝背后,给刚长出来的菜除草浇水。去菜地的小路,旁边是一座寺庙的围墙,围墙很高,路又窄,郭阿婆每天都要来回几遍。这菜地是她一锄头一锄头开荒出来的。六分大的地里,种了花生、茄子、空心菜、韭菜,还有两棵南瓜。

村里公厕就在阿婆家对面,两个孙子却怎么都不愿意去那里方便。郭阿婆只好在家里摆放尿桶。怕臭味影响厝边,每天深路上没人后,郭阿婆就会挑起尿桶,摸黑走到菜地,把尿倒进大缸里,第二天用来浇菜。可现在,郭阿婆挑不动了,家里的尿桶越存越多,已经有六七个了,她只能先舀到小桶里,再慢慢倒掉。

曾经满怀希望,最终一个一个成为泡影

“两个孙子都瘦,都没吃到什么好的”。浇完菜地,阿婆回厨房端出一碟咸菜,把粥装进饭盒,回家给孙子送饭。

要吃饭了,阿江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哥哥阿金照例光着身子,披着床单,呆站在二楼阳台不发一语。阿金今年31岁,本该是孝顺奶奶的年龄,两兄弟却连一声“阿嫲”都不会叫。

尽管现世坎坷,但回忆从前,郭阿婆还是有些怀念。

65年前,22岁的郭惠兰嫁给了同村的阿何,阿何是杀猪的,惠兰也在生产队帮忙,辛勤劳动,换一份生活,两人生下三女一男。可幸福的日子没有持续多长,儿子就被诊断出智力障碍,后来小女儿又患上了脑膜炎,没钱医治,也成了智障。郭阿婆在家中照顾两个智障孩子,一家六口就靠丈夫老何撑着。

再苦的日子,郭阿婆和丈夫也未放弃希望。后来,两个女儿先后出嫁,小女儿虽然有缺陷,也嫁人了,老两口开始想办法为智障儿子娶媳妇。三十多年前,阿花来到郭阿婆家,成了他们的儿媳妇。阿花也有智力障碍,但孙子的出生给郭阿婆带来了希望。

“两个傻的,生出两个又是傻的。”郭阿婆的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孙子阿金和阿江也有智力缺陷,还没读完小学,两人就都退学了。

二十多年来,丈夫、儿子、儿媳先后病逝,风雨飘摇的家就剩下郭阿婆和两个傻孙子。

回忆过往,郭阿婆眼中噙满泪水,但她说不想再掉泪了。因为,儿媳去世那会,郭阿婆天天以泪洗面,耳朵都哭聋了。

不愿麻烦别人,只想能多照顾一天是一天

郭阿婆说,阿金虽然傻,但以前还能骑摩托车去纸厂上班,做简单的活。

她拿出阿金以前的照片,照片上的小伙子皮肤白皙,高大帅气,跟眼前这个满头糟糟、光着身子的阿金判若两人。看到奶奶拿出相片,斜倚在二楼栏杆的阿金突然说话了:“毕业证,这是我的毕业证。”

海都记者试图与他交流时,他便不再说话,只是笑。郭阿婆说,七八年前,阿金又遇车祸,再未出过门,也不和奶奶说话,每天只做两件事,一是在阳台上发呆,二是看各种歌仔戏碟片。弟弟阿江会自己洗澡,穿衣服,“可他太贪玩了,天不亮就跑出去,除了吃饭,一般要到晚上十点左右才会回家”。

虽然不讲话,但阿金和阿江关系很好。郭阿婆家的墙壁上,整齐地写着一些港台明星的名字:“王祖贤”、“洪金宝”……还有一些电影台词。

郭阿婆说,这是两兄弟的秘密。阿金很喜欢看歌仔戏和港台电影,但家中没有电视,他也不愿出门。弟弟阿江隔三岔五就会给哥哥买些碟片回来,买得多了,他自己也忘了。买碟片的钱,有些是郭阿婆给的,有些是亲戚来看望他们给的,这些年下来,家里的碟片播放机有十几台,各种碟片堆积成山。厝边们都说郭阿婆太宠两个孙子,可郭阿婆没有说话。也许,阿金的这一点爱好,会让郭阿婆觉得,阿金和正常人是接近的。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记者询问多次,郭阿婆都摇头。她说,两个孙子没有给她添麻烦,不发疯打人,也不会出去闯祸。

“能照顾一天算一天,我放不下他们,我一个人可以,我会活久一点。”郭阿婆说,“村里照顾我,给我盖了新房子,我每个月也有低保金和分红,钱够用了”,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海都记者 喻兰 夏鹏程 见习记者 吴智明 文/图)



上一篇:海南龙桥“鲜果园”卖水果缩水8斤 老|相逢何bbzq讯家 下一篇:轿车失控冲上人行道致2死6伤 大树被连根拔起|月关舞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