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寿光洪涝灾害】寿光大水三问 - 企业简介 - 南充市顺庆区小房子和树婚礼策划部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简介 >

【关注寿光洪涝灾害】寿光大水三问

编辑:南充市顺庆区小房子和树婚礼策划部时间:2019-01-10 18:00:56阅读次数:2
【关注寿光洪涝灾害】寿光大水三问 图为8月24日羊口镇南宅科村被淹没的村庄和庄稼。  本报记者李竟涵文/图

  受第14号台风“摩羯”和第18号台风“温比亚”影响,自8月13日起,山东省潍坊市接连发生超强降雨。8月19日,“蔬菜之乡”寿光更是遭遇了自1974年以来的最大洪峰。

  “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8月25日,记者在寿光市营里镇安置点见到62岁的西道口村农民苏新珍时,她的情绪已经基本平静了,只是在说到被水淹了的房子时还会偶尔抹一下眼睛。对于她来说,眼下最关心的就是家里的电器、家具、衣物怎么清理。而对于这场大水来说,还有很多亟待回答的问题。

  一问:水灾为何如此严重?

  大水已过去一周,走在寿光市羊田路上,可以看到弥河水位仅到路基的一半,但路面上还残留着被河水冲上来的稻草等杂物。8月19日当晚,弥河水位上涨,漫过羊田路,倒灌进河边的村庄。

  弥河发源于沂山东麓,流经临朐、青州、寿光三县,从海拔最低的寿光入海。在寿光上游,有冶源、黑虎山、嵩山三座水库。

  往年,困扰当地人的是如何给弥河“解渴”。据潍坊当地媒体报道,由于河水断流,从2016年-2018年,每年4月份上游的冶源水库都要开闸放水为弥河“续流”。没有人会想到,8月19日晚,几近干枯的弥河会有2000多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突然而至的大水冲出种种疑惑。

  泄洪是否太晚?从寿光市水利局官网可见,7月24日,由于弥河上游的临朐、青州降雨都超过100毫米,冶源水库就加大了泄洪流量。7月30日,再次发布了加大泄洪通知。8月19日上午,寿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紧急通知称,接上级通知,三座水库将加大泄洪流量。

  从8月19日上午的通知可见,三座水库泄洪总流量预计320立方米/秒。但是据潍坊市8月2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可知,当晚三座水库的洪峰泄出量为1780立方米/秒。对水量增加之快,营里镇党委副书记陈建君记忆犹新:“19日早晨8点预警的洪峰流量还是350立方米/秒,下午5点变成了850立方米/秒,晚上9点就已经涨到了1780立方米/秒。”这也让撤离的村民根本来不及携带太多东西,更来不及抢救庄稼和大棚。

  水库蓄水量是否合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五章第四十四条规定:“在汛期,水库不得擅自在汛期限制水位以上蓄水,其汛期限制水位以上的防洪库容的运用,必须服从防汛指挥机构的调度指挥和监督。”目前由于数据公开不足,无法判断三座水库是否在洪水来临前将水位控制在汛期限制水位以下。

  三座水库同时泄洪是否符合防洪调度规范?位于寿光上游的三座水库同时泄洪,也是争议热点之一。按照《水库调度规程编制导则(SL706-2015)》:“水库调度应坚持‘安全第一、统筹兼顾’的原则,在保证水库工程安全、服从防洪总体安排的前提下……将灾害降低到最小,争取效益最大,并兼顾梯级调度和水库群调度运用的要求。”有水利部门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正常来讲水库泄洪之前应该与附近水库沟通协调。而根据目前已发布的信息,不能判断三座水库在同时泄洪前是否进行了有效调度。

  水位猛涨是否完全因为泄洪?本次受灾较重的上口镇口子老村,因为靠近河道,上世纪80年代就整村搬迁到了新村,但有些村民还用老村的房子养猪、存粮食。据寿光市水利局官网,本市“河道内蔬菜大棚种植较为普遍”,6月25日根据“清河行动”回头看部署,共完成河道内747个蔬菜大棚和种植拱棚的评估丈量工作。

  这并非个例。据潍坊官方公布的执法记录和通报,侵占河道的建筑既包括居民院落、建筑垃圾等,还包括经营类场所如果园、鱼池、养殖场、洗沙场等。

  河道堵塞加剧了村庄的淹没。记者对比了最新版高德地图、谷歌2017年5月24日的卫星地图,并查阅了中国知网弥河相关文献,显示:在S320省道弥河大桥附近,弥河分成了弥河和弥河分流两条河道,弥河在寿光市下游距离26.2公里的中营村和南半截河村逐渐变窄。而位于寿光东部的弥河寒桥拦河闸工程拦蓄水容积为1270万立方米/秒,设计流量2000立方米/秒,总长228.4米,拦河闸门高度4.5米,挡水高度4.2米。

  按此数据,假定全段河道平均宽度200米,河道水深4米,按照潍坊市公布的1780立方米/秒下泄流量,仅水库泄洪一项,填满河道所用时间仅需3.25小时。

  这是按照河道完全干涸计算。实际上,经过前期降雨及泄洪,河道并非完全干涸,水闸在汛期也不允许高水位运行,再加上当时超过200毫米的降水量,实际灌满河道的时间与现场村民一个多小时的描述基本吻合。

  河道被灌满,泄洪能力丧失,全流域普降暴雨量再加上游水库泄洪输入水量,农民的房屋和大棚就这样被大水迅速漫过。

  二问:大棚积水为何排不出去?

  大雨过后一周,营里镇东北河村农民王希江还在忙着抢救自家新建的大棚。水泵昼夜不停,抽水的拖拉机已经烧坏了一台,又换了一台新的。即使如此,棚里的积水还有几十公分。记者看到,王希江的大棚明显低于路面,积水排不出去,只能靠水泵往外抽。

  “大棚墙体为土质结构,建造的时候就地挖土取材,所以有一个下洼,水不能自己排出来。”寿光市农业局高级农艺师王成增介绍,目前寿光的冬暖式大棚几乎都是这种类型。

  土墙被水一泡,又增加了垮塌风险。从8月21日起,潍坊市滨海中队派了3辆消防车,在纪台镇孟家村昼夜不停地抽水,但由于地下水层较浅和地势等原因,至今积水还未退去。村党支部书记孟令军告诉记者:“全村1720亩大棚已经塌了800亩,如果被泡的时间太长,难保不会有更多垮塌的。”纪台镇是本次水灾中大棚损失较重的5个乡镇之一,有3万多座大棚被淹。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阳农业大学副校长李天来告诉记者,冬暖式大棚包括土墙和砖墙两种类型,虽然砖墙更坚固耐用、土地利用率更高,但目前全国各地选用土墙的比例仍然超过60%。“按照常见的37厘米厚砖墙,仅墙体就需要8万元成本,还要加上保温用的聚苯板和基础设施,一座大棚至少要二十四五万元,而土墙墙体仅需要两三万元成本。”

  对于寿光农民来说,这种选择的实际优势更为明显。“土墙大棚保温效果好,成本低,更节能。”寿光市农业局副局长马千玉认为,“自然灾害不只有水灾,几十年来,土墙温室大棚为农民成功抵御了雪灾、风灾、冻害等,综合抗逆性更好。”

  由于透水性差,土墙冬暖式大棚的排水系统显得尤为重要。李天来告诉记者:“合格的温室大棚需要在前面挖一条与大棚同长的排水沟,侧面根据降雨量、大棚覆盖面积、坡降大小等挖一个足够深的水渠。而且排水是一个区域内的整体系统,每一环都要保证畅通,才能将水引出去。”

  但记者在当地看到,有些大棚侧面并没有水渠,靠的是村民铺设的水管排水。王成增告诉记者:“几十年没遇过洪水,有些排水沟被截断、侵占,也是造成排水不畅的原因之一。”

  与大田作物相比,大棚生产效益高、风险也大,更需要推动其现代化转型。李天来认为:“砖墙大棚更符合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趋势,我们还在研发推广利用水循环蓄热的无墙体大棚。”

  三问:垮塌的大棚有农业保险吗?

  “我们老两口平时就靠着家里的茄子大棚,这次被水冲塌了,重建的钱从哪来啊?”65岁的孟家村农民张爱香满面愁容地说。

  “寿光不少大棚种植户是50岁以上的老人。”寿光市农业局生产科科长张林林告诉记者。一座大棚就是他们的全部收入来源,再加上如果大棚垮塌,重建需要10-15万元,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当前,我国农业保险仍处在发展初级阶段,还存在保障水平有限、服务能力不足等问题。寿光大水,又是对农业保险的一次挑战。

  目前,中央层面还没有专门针对日光温室的保险。2014年,山东省率先开设了地方特色险种日光温室险。山东省农业厅财务处副处长刘迎增告诉记者:“农民每亩需缴纳保费400元,各级财政根据不同地区补贴。在寿光,由省财政补贴25%,市县财政补贴25%,农民需缴纳200元保费,最高可获赔两万元。”但是目前全省投保总面积不到两万亩,而山东省包括日光温室、大中拱棚、小拱棚的设施蔬菜播种面积为1400万亩左右。

  “寿光近年来自然灾害发生频率低,而且对大棚种植户来说,一旦发生类似这次的重大损失,两万元的保额只能是杯水车薪,所以农民投保意愿并不高。”张林林解释道。

  除了大棚,玉米和棉花是寿光农民的主要种植作物。据张林林介绍,这两项都已纳入中央政策性农业保险,农民只需缴纳保费的20%。目前全市棉花的保险覆盖率为100%,玉米也有80%。

  而大棚种植户即使缴纳过日光温室保险,本次也很难获得赔偿。张林林说:“因为之前的保险期限是从9月30日-4月1日,不包括这段时间。”刘迎增告诉记者,这也是结合了当地的生产规律,每年的六七八月是大棚闷棚时间,农民一般不进行生产,2017年山东省新发布的文件已经将保期延长到一年。

  今年6月,潍坊市在山东省率先推出民生综合保险制度,在这次洪灾自救中也开始发挥作用,记者采访时了解到,不少受灾村都在清点损失并申报。“这个保险主要是针对房屋和人员,并不包括大棚在内。”张林林说。

  张爱香的问题,至今还没人给她一个答案。

推荐阅读/观看:孔雀养殖 https://www.feimao666.com/anli/nftc/570.html

上一篇:大庆37°Love女装告诉你为何开一间女装加盟店不容易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