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事件影响及分析(同仁堂的信任危机)
本文摘要: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里雨曦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同仁堂延续300余年的古训。然而,近日有媒体曝光,同仁堂蜂蜜委托生产商江苏盐城金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里雨曦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同仁堂延续300余年的古训。然而,日前有媒体揭秘,同仁堂蜂蜜委托生产厂家江苏盐城金蜂收购“过期蜂蜜”。

12月16日,北京同仁堂蜂业公司(下称“同仁堂蜂业”)发布“致歉声明”说,在委托生产过程中,同仁堂蜂业存在监管不力和紧急失察的责任。

同一天,北京同仁堂股份公司(下称“同仁堂”)发布通知,承认盐城金蜂食品科技公司(以下简称“盐城金蜂”)是同仁堂子公司同仁堂蜂业的受托加工生产单位。

几百年古训打造的声誉抵不过一次商品水平危机。此前,同仁堂集团下属公司曾多次因药品抽检不合格被主管部门通告。

一家以品质和道义为传承准则的国字号百年老店,过去是多少代国人的信誉标杆,却屡屡出现损害信誉的商品水平问题,在行业人士看来,这事实上暴露出同仁堂管理体系的缺点。

“过期蜂蜜”当材料?

此前有媒体报道,北京同仁堂蜂蜜生产厂家将很多过期、临期的蜂蜜收购,虽然现场员工宣称是“退给蜂农养蜜蜂”。然而揭秘视频称,收购后的蜂蜜被倒入大桶,送入材料库。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致电同仁堂集团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目前问题没定性,涉事企业和商品不肯定存在水平问题。”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理论上蜂蜜是不会过期的,但蜂蜜保存时间和蜂蜜水平、保存办法有非常大的关系,从视频看,回炉再造的生产环境不符合卫生规范,如此再造的蜂蜜即使不变质,其品质也会遭到影响。

同仁堂通知显示,同仁堂蜂业于 2018 年 8 月与盐城金蜂签订了退货处置的有关合同,在合同中明确规定,从退货中清理的蜂蜜只可用于养蜂基地进行喂养蜜蜂,不能做除此以外的任何作用与功效。经初步调查, 因为同仁堂蜂业现场监管不到位,存在对清理出的蜂蜜未明确标识的问题,现在未发现这部分蜂蜜进入生产用材料库的情形,对此同仁堂及同仁堂蜂业将进一步深入调查核实。

据悉,同仁堂蜂业主要业务为加工蜂商品,如蜂蜜、蜂王浆(含蜂王浆冻干品)、蜂商品制品、蜂花粉(分装)、医用辅料(蜂蜡、蜂蜜);生产食品等,同仁堂持股比率 51.29%。《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查看发现,同仁堂蜂业的另一个股东为自然人张阔海,占有48.71%的股份。

盐城金蜂则为同仁堂蜂业食品蜂蜜的受托加工生产单位。同仁堂蜂业2016 年 8 月与盐城金蜂签订委托加工合同,当年未达成生产。2017 年委托加工产量 220 吨,2018年截至 十月底委托加工产量1815吨。

受“过期蜂蜜”事件影响,同仁堂(600085)股价本周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同仁堂系各上市公司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查看同仁堂食品天猫旗舰店发现,厂商为盐城金蜂的名为“枇杷蜂蜜药植蜜”的商品已经下架。

虽然在同仁堂食品天猫旗舰店中已经找不到盐城金蜂的商品,但记者查看拥有企业门店认证的同仁堂蜂业门店中却发现,委托方为盐城金蜂的五味子蜂蜜、枸杞蜂蜜、枇杷蜂蜜、党参蜂蜜、黄芪蜂蜜、椴树蜂蜜均仍在销售。

食品行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本次事件对同仁堂影响将很大,作为国内很权威的药业公司、有品牌的大健康公司,此事在政策端、产业端、资本端、途径端和消费端都引发了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屡上监管“黑榜”

同仁堂16日发布的通知称,同仁堂蜂业在委托生产过程中存在监管不力和失察的责任。同仁堂蜂业已公告盐城金蜂在调查期间中止其受托加工生产活动,对所涉物料全部进行封存,并将全力配合上级公司和政府监管部门拓展调查,若发现确有违法违规行为,本公司及同仁堂蜂业将追究责任、严肃处置。

然而,对于“过期蜂蜜”事件的报道,同仁堂集团宣传部人士却觉得,“作为媒体,对于老字号企业都持这种(质疑)的态度,我感觉是价值观有问题。”

�t望智库食品行业研究员王先知表示,同仁堂的通知并不可以获得外面认同,消费者也不会随便买账,由于大伙并没看到一个老字号的痛定思痛,企业的深思只是蜻蜓点水,并没系统的整改策略,非常难从根本上杜绝将来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同仁堂首次被曝出商品存在问题了。

2012年1月,北京药监局发布的2011年四季度药品抽检状况显示,北京同仁堂德外新城药房被抽检的清火片被检出不合格;2013年1月,北京同仁堂总统牌破壁蜂花粉片又被指非法添加甘露醇、滥用硬脂酸镁。

2017年原食药监总局共发布了46份药品抽检通告,有媒体统计发现,同仁堂系以一年15次被通告的“成绩”位居“黑榜”第二。其中由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中药饮片5次上“黑榜”,涉及杜仲、制没药、乳香、白矾、土鳖虫、远志等中药饮片。

不可以“倚老卖老”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与同仁堂集团员工交谈时发现,“过期蜂蜜”事件对同仁堂集团内部产生的影响,好像低于外面的预期。

对此,中华商标协会老字号分会秘书长丁惠敏表示,因为同仁堂集团有国企背景,致使一方面其体量大、涵盖面广,另一方面其管理模式减少了企业效率和服务意识。

另有行业人士表示,同仁堂集团内部委托生产厂家海量,资质参差不齐,营业额有好有坏,给统一管理增加了困难程度。

据同仁堂集团官方网站介绍,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国有独资企业。现在已形成六个二级集团、三个院、五个直属子企业的主体构造。

六个二级集团(含三个上市公司)为:股份集团、科技进步集团、国药(香港)集团、健康药业集团、商业资金投入集团、药材参茸资金投入集团;三个院为:研究院、中医医院、教育学院;五个直属子公司为:制药公司、资金投入公司、生物制品公司、文化传媒公司、中药配方颗粒资金投入公司。涵盖现代制药业、零售商业和医疗服务三大板块。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查阅其2017年财报发现,北京同仁堂共直接或间接参股160多家公司,涉及制造业、种植业、服务业、医疗服务、商业等多个范围。

记者在同仁堂食品和同仁堂蜂业天猫旗舰店发现,生产同仁堂有关蜂蜜商品的子公司和委托方除去盐城金蜂外,还包括:北京同仁堂蜂商品(江山)公司,安徽蜜之源食品集团公司。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开创者史立臣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同仁堂这种大型企业近些年负面新闻不断,主如果由于企业体量比较大,内部管理、水平监控监管不严格;子公司出现问题较多,说明对子公司管控不严。

在王先知看来,老字号虽然是民族的珍宝和骄傲,但在新的商业环境下,老字号企业不可以指望依赖“情怀”倚老卖老,第一要确保商品安全,这是底线;第二应该主动求变,给老字号注入新的活力,让品牌焕发第二春。

谢谢观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