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日,一位老人带着外孙在黄河大桥附近的河里戏水。30日,一位老人带着外孙在黄河大桥附近的河里戏水。

  7月27日至28日,长清归德、孝里,济阳崔寨相继发生3起6人的黄河溺水事故。从黄河戏水人员的劝阻到溺水人员的打捞,黄河溺水之困,始终没有一个紧急有效的解决机制,目前水下救援靠蓝天救援队20多名志愿者,正规救援亟待加强。

   【公益力量】

  蓝天救援队20余人成黄河水下救援主力

  7月27日至28日,长清归德、孝里,济阳崔寨相继发生3起6人的黄河溺水事故。活跃于救人现场的是一支民间救援队伍��蓝天救援队济南直属队。队伍组建于2013年,是一支民间公益性团体。

  连日来,接到搜救任务,队伍分别出动3车8人前往长清归德黄河段;4车9人,前往孝里和归德二地进行打捞。

  28日23:30,该救援队员紧接着奔赴济阳东郊浮桥。此时,23岁的蓝天搜救队员王孟晨已行程200余公里,参与搜救达35小时。

  目前,整个救援队中有20多人是黄河水下救援的主力,而其中5人是“顶梁柱”。两年前入队的王孟晨,在整个救援队中虽然年龄最小,但却是水上救援和训练的负责人。

  两天内连续3起溺水事故,蓝天救援队10余名队员全程参与搜救。王孟晨说,这是组队以来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一天两的连续救援,队友几乎没有休息。

  “黄河水情复杂,泥沙含量高,水下半米左右就见不到光了,眼前漆黑一片。”王孟晨说,目前队里没有预备队,人员方面只能支持单线任务,如果遇到连续任务或者大型救援,队友很难休息过来。“在水上救援方面,我们缺少具备专业技术、有时间和精力的志愿者”。

  【亟待补足】

  打捞队要价高正规军缺人手

  27日傍晚,面对长清归德和孝里的两起溺水事故,到场民警只能“望河兴叹”。有派出所民警表示,没有救援设备,无法下水,关键是无法确定溺水者的落水地点。据了解,济南也存在打捞队,但过万的报价让溺水者的家人们望而却步。

  28日下午,济阳东郊浮桥西姐弟俩溺水事故现场,几名消防官兵通过绳索绑住腰部,尝试在姐弟俩落水地点进行打捞。因黄河的复杂水情,现场救援人员又没有潜水设备以及良好的潜水素质,不能过深进入黄河搜救。

  据了解,济南2009年以后,消防曾有两个中队有水上救援中队的别称,因驻地临水较近,除了平时的救援行动,也负责水下救援。然而,因消防官兵的流动性很强,有人调走或退伍,随着这些人离开,潜水设备又少人会用了。

  “如果培养一个水下救援队员,至少需要1年以上的时间,才能下黄河搜救。”他说,救援人员的专业素质很重要,但装备的使用能力也不可或缺。“潜水与水上作业不一样,必须要了解潜水知识,不然下水会非常危险。”

  王孟晨说,平时水上救援就需要水上救援的设备,目前蓝天救援队的水上救援设备包括茅钩、救生衣、救生圈、皮筏子以及简单的泳衣。

  “现在仍存在冲锋舟、救援人员缺乏的问题。”业内人士介绍。专家说法

  丧子创伤至少3年才能愈合

  自救尤其重要

  “一个家庭失去孩子,基本至少需要3年时间才能走出来。”心咨询师泰祺介绍,其中丧子后的1-3个月内,整个家庭应激反应最强烈,心理上会有震惊到哀伤,自责、内疚等各种情绪波动。

  泰祺介绍,溺水丧子的家庭,3年内会经历至少3个阶段:半年到一年内,潜意识中会否定发生的事情,一直回避拒绝失去孩子的事实;两到三年内,家庭才逐渐接受丧子的事实,进入哀伤阶段,不再天天哭泣,但极易触景生情,独处时会有失眠等各种反应;三年后,整个家庭才能逐渐走出,可以说是整个家庭的重生。

  “在高额心理咨询费下,中国不少类似家庭可以自救。”泰祺介绍,首先周围人应更多陪伴丧子家庭,尤其要注意少讲话、多陪伴,“人死不能复生”等道理尤其不要讲,这只会增加家属的焦虑感。

  与此同时,丧子家庭可以尝试抱团取暖。“在国外,主体性团体的心理治疗已很成熟,专业的社工会定期组织活动。”泰祺介绍,马航失事后,失联家属的定期相聚就是一种很好的心理安慰方式。再探黄河

  3危险段聚集 人不少是外地客

  泺口浮桥两侧黄河滩近10年溺亡17人,成济南黄河最危险水域。29日,本报记者曾前往该地劝说,1小时只劝走1拨人。记者刚走就有一男子被卷入河中央,漂流千米捡回条命。30日下午三点多,正值黄河滩戏水人最多的时候,记者联合天桥区交警再次前往劝阻。劝阻地点选在溺水事故高发的泺口浮桥附近东侧、西侧和黄河大桥附近。

  “从众心理导致戏水人易扎堆,扎堆后大家会认为灾难降临自己身上的几率很小。”中祺智库心理咨询师泰祺介绍。当日,3处黄河滩都聚集了20多人,深入河中四五米远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泺口浮桥附近河滩出入口就是危险警示牌。

  “上来啦!水深危险!这两天刚有人在黄河溺亡!”3名身穿工作服的交警在岸边几句话,3处河滩人群在几分钟时间内几乎全部离开水面。询问得知,在泺口浮桥东西两侧河滩戏水的,多数是来自外市的游客,并不熟悉水情。

  “调水调沙结束后河床是‘V’字形斜坡,水流变慢下面全是淤泥,陷进去难以自救,越是河道拐弯处越危险……”交警将黄河危险的原因解释清楚后,不少外地家长随即启程离开了黄河滩。天桥交警介绍,近期执勤经过黄河滩,将继续义务劝导,同时也建议附近派出所民警参与进来。(原文来源:济南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