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被抛弃了吗?浙江第二大城市为何有这种危机感|唐 - 在线留言 - 南充市顺庆区小房子和树婚礼策划部
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留言 >

宁波被抛弃了吗?浙江第二大城市为何有这种危机感|唐

编辑:南充市顺庆区小房子和树婚礼策划部时间:2015-08-08 16:31:07阅读次数:2
宁波被抛弃了吗?浙江第二大城市为何有这种危机感

宁波被抛弃了吗?浙江第二大城市为何有这种危机感

资料图

《宁波日报》头版刊发署名“本报编辑部”文章称,若再不在宁波人的后背上“猛击一掌”,宁波可能“难逃‘被抛弃’的命运”——“不是被时代和别人抛弃,而是被我们自己抛弃”。

面对日趋激烈的城市竞争,位列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的浙江第二大城市宁波正“惕然警醒”。

7月28日,市委机关报《宁波日报》在头版刊发署名“本报编辑部”的文章《为跻身第一方队凝心聚力》。文中写道:若再不在宁波人的后背上“猛击一掌”,使大家惕然警醒,宁波可能“难逃‘被抛弃’的命运”——“不是被时代和别人抛弃,而是被我们自己抛弃”。

该文是《宁波日报》连续9天在头版推出的“更进一步更快一步,全力跻身第一方队”特别报道的“收官篇”。此前,该报已连续在头版刊发与此相关的4篇“本报评论员”文章。

7月中旬,宁波市委召开十二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提出把“跻身进入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作为践行“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新使命的“宁波坐标”。

2个月前,一篇题为《宁波被“抛弃”了吗》的网文直指当地城市与经济发展“痛点”,曾引发强烈反响。

市委全会设定“宁波坐标”:跻身大城市第一方队

7月13-14日,宁波市委举行十二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全会指出,要准确把握宁波发展的历史方位,积极探索跻身进入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的实践路径,走出符合科学发展要求、彰显宁波特点的现代化建设之路,“要以更稳更快的步子赶超跨越,以更好更快的发展争先进位,在适应和引领新常态中做出新作为,在浙江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更好地肩负起领跑领先的重大使命”。

会议结束后,《宁波日报》以“论学习贯彻市委十二届九次全会精神”为主题,连续4天在头版刊发署名“本报评论员”的文章,从目标提出的背景、宁波与其他城市的比较、实现目标的突破口等方面,对“跻身进入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进行阐述。

系列评论指出,作为沿海开放城市,中央和省委一直要求宁波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想得更深,发展得更好更快。

“当前新一轮改革大潮已经起势。宁波改革发展挺进深水区,站在了爬坡过坎的紧要关头,稍有松懈,就可能不进则退甚至慢进也退。跟别的城市对照和竞争,可以说是‘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左右有强兵’,要比拼取胜,更进一步、更快一步,面临不小的困难和不少的障碍”;

“改革关头勇者胜,逆水行舟竞者先。且不说有的多年来与宁波并驾齐驱的城市,某些方面的发展已经超过或大大领先于我们,就是像地处西部、一度落后的贵州,跨越式发展也让人惊叹。”

据统计,目前宁波的地区生产总值与其所列的“大城市第一方队”中的上海、天津、深圳、杭州、苏州仍有差距。2014年,宁波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602.51亿元,与上述5个城市分别相差15958.43亿元、8119.96亿元、8399.47亿元、1598.65亿元和6158.38亿元。

今年上半年,宁波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645.2亿元,增速为8.5%。总量在5个计划单列市中居第三位(大连未公布该数据),与首位深圳相差3904.9亿元;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在第八(不含大连),与榜首的广州相差4639.8亿元。

《宁波日报》的评论称,跻身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既要看到宁波有底气有能力有信心,也要看到有不足有差距有障碍,既不能自满自大、裹足不前,也不必妄自菲薄、自怨自艾。

从7月20日起,《宁波日报》又连续9天在头版推出“更进一步更快一步,全力跻身第一方队”特别报道,从“港口经济圈”建设、改革创新、新型城市化、干部担当、激发社会活力等方面,探寻“跻身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的实践路径。

网文提出宁波被“抛弃”了吗,市长公开回应

事实上,“跻身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是浙江省委对宁波发展的新要求。

今年2月,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刘奇在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扩大会议上表示:“省委要求宁波增强在全国大城市中进入第一方队的雄心壮志,这是对宁波的极大鞭策和鼓励。”

5月30日,人民宁波视窗旗下微信公众号“人民直通车”刊发署名“楚老宋”的文章《宁波被“抛弃”了吗》,指出“宁波落后了”并分析了成因,认为宁波在“十三五”时期要有新战略,不能再错过机会。

这篇网文在当地引发热议。据“人民直通车”7月28日刊发的一篇文章介绍,6月18日,宁波市市长卢子跃在市政府“三严三实”专题党课暨专题教育部署会上讲话时表示,“宁波没有被谁抛弃,就怕自己抛弃自己。”

《宁波日报》的文章《为跻身第一方队凝心聚力》也直面发展遇到的问题。文章说,对宁波来说,这些年不光一些政策红利和体制机制优势渐渐失去,宁波人谋求发展、开拓创新的精气神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激越、猛烈了,“虽然也在辛辛苦苦工作,也有不少创新和突破,但还缺少一些战略性的再造和裂变式跨越。”

“可喜的是,上至市委、市政府领导,下至普通市民,忧虑越来越深重,认识越来越清晰,意志也越来越一致。”文章说,那就是,在“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左右有强兵”的竞争格局中,要是再不在宁波人的后背上“猛击一掌”,使大家惕然警醒,彻底丢掉诸如小富即安、按部就班、精明有余而开明不足、耽于安稳而不思超越、“走遍天下不如宁波江厦”等自满自足、因循守旧的思想意识,放远眼光,甩开臂膀,迈开大步,宁波可能真的会陷入不进则退甚至慢进也退的尴尬境地。

“忧患是最好的清醒剂。今天的宁波已经到了‘松一篙则退千寻’的关键阶段,每个宁波人都不能松一口气、都不能卸一下肩。”文章最后说,“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当前该做的就是把全市人民的热情和力量集聚起来,把全市人民的智慧和信心凝聚起来,众人划桨开大船,上下同心利断金,让宁波早日跻身第一方队,让这座城市再创新辉煌和新荣耀!”

链接:《宁波被“抛弃”了吗》

“一出来就看见取行李的地方,觉得宁波的机场像西部的一个小机场一样。”日前,一位研究我国区域经济的北京专家在宁波参加某论坛时,无意间谈及他对宁波的观感。老实说,对于一名在宁波工作生活多年的人来说,听到此话,心里是颇感不舒服的。

但你又不得不词穷。宁波机场的落后只是宁波城市发展速度放缓的一个缩影罢了。因此,不舒服归不舒服,宁波近年来发展相对缓慢的事实却是坚硬如铁。当前,“宁波落后了”的现实,宁波官场与民间两个舆论场对此的认定,呈现出极为少见的高度一致。官场人士掌握情况全面,对宁波的城市发展状况“了然于胸”,而民间呢,则自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宁波该何去何从”?在新常态下,宁波在经济社会进入深刻转型过程中表现出的茫然和不知所措是有深层次原因的,那就是宁波过去多年的发展更多是得益于国家对沿海地区的政策倾斜和优惠,“宁波帮”的城市精神红利消失殆尽,社会心浮气躁、急功近利,企业投机心理强烈、“不务正业”者居多,更重要的是,在城市发展定位上,宁波一味追随政策后尘,始终没有确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发展战略。

从地缘条件和时代背景来看,宁波近年来竞争力下降是因为处在时间和空间的不利地位。宁波作为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对外贸易出海口之一,不仅承载着推进国家经济发展的重大责任,而且对于中国文化的传播业发挥着巨大作用。然而,随着我国对长三角地区的高度关注,以及“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三角一体化等一系列国家战略的陆续出台,一直作为长三角地区领跑者的宁波,似乎受到了国家政策的“冷落”,到目前为止并未有相关发展政策纳入国家发展战略之中,所以,宁波在国家政策中处于明显的不利之境。再加之,宁波周边诸多城市均已纳入到国家战略,如上海自贸区、舟山群岛新区、义乌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验区和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等,这也进一步证实了宁波地处政策洼地的事实。

有人提出,宁波可以与上述这些地区团结合作,共同发展。可在当前国家行政体制格局下,各个地方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思维暂时难以改变,独享尚且不及,再奢谈合作共赢,简直等同于“抢别人饭碗”。拿宁波与上海来说,“阿拉上海人”跟“拉宁波人”是血缘相亲、商缘相融的一家人,宁波市委书记刘奇曾发呼吁:“宁波一直跟着上海,也请上海带着宁波”。遗憾的是,神女有情,楚王无意,长期以来上海一直对宁波警惕心有余,而合作力不足。

曾经,发韧于草根的“宁波帮精神”名扬天下,其穷则思变的创富动力,重商立业的文化底蕴,诚信义利的经营念,同舟共济的合作精神,成为“宁波帮精神”的内涵,并内化为宁波这座城市的性格底蕴。遗憾的是,在如今的宁波,“宁波帮精神”却在逐年丧失。且不说企业在高科技领域的“落败”,创新力贫血下降。在这座已经提前进入小康社会的城市,大多数家长不希望子女在接受教育后留在外地工作,要求子女一定要回到宁波,找个稳定轻闲的工作,最好是机关事业单位,最不济也要坐个办公室,哪怕是临时工,只要不出去日晒雨淋,吃尽苦头。因此,在宁波,经常可见或听说,某小孩开着宝马、奔驰、奥迪等名车上班,却只拿一两千元的收入。

城市精神对提升一座城市的文化品位和市民的精神境界,起着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父母对子女的关心爱护属于人伦天理,无可厚非。但这种过分保护的心态,其实是在消磨子女的进取心,于个人于城市的发展,有害无益。“宁波帮”精神源于历史,又立足现实,为宁波人构筑了精神坐标。小富即安,耽于安逸享受,如若“宁波帮”精神被消磨殆尽,不仅宁波的历史会失去承前启后的精神纽带,宁波也会失去持续发展的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这对宁波城市发展的危害可想而知。

后辈没有先辈的艰苦创业精神,不愿意吃苦进取,固然与父母对子女的疼爱错位有干系,但也说明政府、社会的引导也不当。与宁波城市精神沦落相呼应的是,熟人社会的种种潜规则在宁波大行其道。曾有网友说,自己所在的企业,招聘消息甫出,便有许多熟人介绍“自己的关系”,且难以推掉。这仅仅是一个民营企业,便有熟人说话,遑论那些待遇不错的好单位呢。

虽然经济发达,但宁波仍然处于“熟人社会”,还没有进入“陌生人社会”。在这座城市,办事大多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生熟程度、感情深浅程度,关系越亲密就越有可能被中心成员用来实现其实利目标,在这里责、权、利的界线较为模糊,他人的权利容易被侵犯,在公共事务中则容易发生论资排辈、任人唯亲、徇私舞弊等。对外来人口多于土著人口的宁波来说,“熟人社会”的运行法则,还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身份卑微者挫折感加强,遭遇“上升天花板”等不和谐现象,更会在社会产生不公平,最终形成恶性循环,无疑不利于宁波城市的健康与长远发展。

在当下语境下,谁会抛弃了宁波?宁波人可能会有满腹的牢骚,认为是中央抛弃了宁波了。然而,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看,宁波的繁荣和富裕是宁波人的勤劳和聪明换来的,而不是地域优势或者是资源优势。宁波目前的“迷失”可视作是前进中的曲折。事实上,能够正视自身发展的不足,这本身就是“诚信、务实、开放、创新”新时期宁波精神的具体表现。

俗话说,人不自弃天难弃。十多年前,一篇网文《深圳你被谁抛弃》引发了深圳市政府及市民都进行了全面的审视和反思,时任深圳市市长对该文的正面回应是:谁也抛弃不了深圳。

同样,谁也抛弃不了宁波,宁波更没有被谁抛弃。“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适时提出,为宁波提供了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始发港,宁波自然成为推进“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发展的重要动力和支点城市。

宁波能否借助现有的国家战略机遇,实现二次腾飞?借用文章开头那位北京学者的话:“在‘十三五’时期,宁波要有新的战略,不能再拖了,已经错过了很多的机会。”

宁波被抛弃了吗?浙江第二大城市为何有这种危机感返回腾讯·大浙网首页>>


上一篇:别克车主肇事后谎称自己没开车 涉嫌毒驾被|阚立文朱克 下一篇:北京获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 何炅等发文祝|那些悲剧上演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